当前位置:铜陵县直角衣柜有限公司 > 公司产品 > 衣橱里猫咪的魔法世界 散文

衣橱里猫咪的魔法世界 散文

文章作者:公司产品 上传时间:2020-01-07

  猫的唯我独尊、不易被摆布的个性,使他们散发了令人着迷的冷酷气息。越是对你不理不睬,人类莫不更加地想亲近示好,但是,猫并非生来如此,幼年的小猫,却是非常地黏人,在他们睁开眼睛那一刻开始,就在寻求认同与被认同的对象,这时候,他对周遭进入嗅觉器官的“气味”,就有能力辨识友善与敌意。并且在小小脑袋里,做出印记。

  我家小乖,是一只弃婴猫,他最初的认同当然是我,可是我天天早出晚归外出上班,以为家中的另外三只“大佬”可以扮演妈妈角色,替我照顾与安顿。可是没想到,这三只“大佬”,视蠕动如老鼠的小猫为怪物,只会环伺一旁,虎视眈眈、不怀好意地紧盯他的动静,完全没有善意的招呼表示。

  当时我并不知道小乖蒙受了如此严酷的挑战,他被人的社会遗弃在先,又遭逢难以立足的猫社会;说要怪那三只大佬猫,也欠公平,因为他们三个也是幼年流浪到我家才“认同”了人的社会,并彼此建立了和平的猫社会。忽然出现的小小怪物,占有了他们的“我”,原有平衡的关系似乎即将崩溃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回家后不见小乖身影,怎么找都没有着落。三个大佬装作没事人的模样,但是我直觉家中有异样的氛围,却又问不出所以然。

  到了午夜,我发现猫们都不上床,却都蜷卧在窗台上,窗台正好面对“穿衣间”的门口,我忽然受到启发似的,惊觉这便是个“答案”。

  穿衣间里,除了摆放一个收纳四季衣服的大衣橱外,两旁还设有可堆栈小箱、物品、棉被的陈列架,这个空间因为比较隐秘,是猫们喜欢的所在,所以我都不关上拉门,还摆了几个猫睡铺,放任猫们自由进出。我努力地翻箱倒柜,检查所有可藏匿的角落,却依然没有踪影。

  如此,每一天我都花很多时间,一边收拾穿衣间里的东西,一边呼唤着小乖,三天后,在我绝望之时,几声微弱的“喵喵”声竟从衣橱里传出,可是,衣橱始终是关着门的,我猜不透猫要如何躲进去?

  打开衣橱门,并没有见到小乖身影,但他的叫声持续着,忽远忽近,有时中断了、有时绵延着。古老谚语说:猫会找主人。我需要担心吗?猫的脑子有一张地图,他的心中装有一个罗盘,他的眼睛有探照灯,他的鼻子有“你”的气味。猫靠着这样的装备,只要他想找你必然能够如愿吧,我默默地想着,忽然就不再惊恐与紧张了。

  三个大佬闻到喵声,仿佛他们要“洗心革面”“尽弃前嫌”,忧心地陪我守在衣橱前。

  《纳尼亚传奇》系列,其中有一则《狮子、女巫与魔衣橱》,打开橱门,里面挂满了毛裘长大衣,还有手套、耳套、围巾、呢帽等御寒之物。可是,刘涛的衣柜越过这些衣物,再往里探,竟然是通往一片雪白森林的冰封世界:纳尼亚王国。

  四个从伦敦来到乡间教授家躲避战争的孩子,他们好奇地打开衣橱,竟一脚踏入“信仰之路”的追寻,完成了他们挽救王国的任务。

  魔衣橱仅是时光隧道,衣橱本身其实就是一个身心转换的“意象”载体,一个可以“脱胎换骨”的场域吧;我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,希望在清空的衣橱里,找到我的“谜底”。

  最后,小乖是从衣橱最顶方的隔层上,探出头来与我和三个大佬打了照面。我怀疑,是他闻嗅到了可信赖的“人味”后,得知“安全”才愿意现身。或者,他去了什么地方,探险、嬉游,甚至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。

  我相信,猫无论身在何处,都各自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;在多猫家庭里,猫与猫之间是否会情同手足,不分彼此地互助互爱呢?小乖虽然个性乖僻,他却愿意公开魔衣橱的秘境,且陪着三大佬进出,显然猫的社会也有共享的时候。

  当猫们钻进衣橱,很快被塞满的衣物淹没了踪影,我怎么呼唤都徒劳,我只能想象,他们循着秘道,遁入了猫的桃花源,这时,我也不再催促,就让他们尽情地去探索、玩耍吧。

  小乖忽然地长大,忽然地强壮,一人四猫的组成,我们共同学习融合“人的社会、猫的社会”。

  《生命大美》一册中,由蒋勋、林清玄、平路、袁琼琼、周芬伶等生活智者,呈现孤独生命里的沉思与本心,他们把情思寄托山水之间,用美丽的文字描写寻找生命意义的过程,字字句句显现中国文学之美。

  《华语文学60年·散文精选》:精选66位文学大师的108篇文章,影响华人世界三代人的真情散文,用文学守护中国人的精神家园。蒋勋、林清玄、平路、袁琼琼、周芬伶等生活智者,呈现孤独生命里的沉思与本心。简媜、张曼娟、骆以军、韩良露、钟文音等文坛大家,述说简单生活里的幸福与思念。白先勇、齐邦媛、席慕蓉、余光中、张晓风等文学名宿,书写漫长岁月里的仁慈与悲悯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本文由铜陵县直角衣柜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产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:衣橱里猫咪的魔法世界 散文

关键词: 刘涛的衣柜